200万现金藏水缸发霉!这个三亚“红人”受贿细节披露

广告位

2019年8月16日,海南省三亚市人大党组成员蓝文全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海南省监察委办案人员带走了。消息传出,舆论哗然……当时,蓝文全的官方简历上还是一片辉煌: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候选人

2019年8月16日,海南省三亚市人大党组成员蓝文全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海南省监察委办案人员带走了。消息传出,舆论哗然……

当时,蓝文全的官方简历上还是一片辉煌: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候选人。曾任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党组书记、局长,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园林环卫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等职。

今年3月,经海南省监察委调查终结,蓝文全受贿案移送海南省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4月,该案被提起公诉。前不久,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蓝文全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180万元。一审宣判后,蓝文全表示服判不上诉。近日,经过服刑前的教育培训,蓝文全被投入海口监狱接受改造。

那时候自己在三亚算得上“红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2009年7月,蓝文全春风得意,仕途一帆风顺,年仅46岁的他因工作表现突出,被提拔到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担任党组书记、局长。初次担任重要岗位“一把手”,成了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也成了他腐化堕落、权钱交易、步入腐败之路的起点。

2010年7月,三亚开展集中打击违章建筑的行动——“铁锤行动”。作为“铁锤行动”的指挥者,蓝文全干劲十足,冲锋在拆违打违一线。但慢慢地他有些飘飘然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很多人找他说情,“那时候自己在三亚算得上是‘红人’。”

三亚湘亚房屋拆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亚公司”)的刘老板经人介绍结识了蓝文全,一天在酒桌上,刘老板开门见山地恳求承揽拆违建工程。蓝文全说:“不少人托关系找我,我们要开会研究后再定。”

“蓝局长你就一百个放心,我们公司拆违建工程经验丰富,设备齐全,人手足,再说我这个人能做事,也懂做人,绝不会让局长失望。”刘老板的一番表白,让蓝文全心中有了底。

之后,蓝文全将三亚市河东区5项违建工程及凤凰路等违建工程先后交给刘老板来做。没忘了兑现承诺的刘老板,约好与蓝文全在三亚一家大酒店的包厢见面,将事先备好的10万元现金给了蓝文全。

蓝文全收下平生以来第一笔巨额好处费,自我安慰了一番,很快平静下来。过了些时日,蓝文全想起了刘老板,他觉得此人并非等闲之辈,他既说一不二,又在社会上颇有“神通”,与这样的人交往靠得住。接下来,蓝文全将三亚市大部分拆违工程和部分应急工程都交给了刘老板来做。

2009年至2012年,蓝文全利用担任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帮助湘亚公司承揽拆迁工程,先后6次收受刘老板好处费340万元。市综合行政执法局的政府拆迁工程都属于应急项目,不需要招投标,他当局长有权力决定将拆迁工程给湘亚公司。后来,当蓝文全听说湘亚公司资金周转出现困难,他便将收受的340万元中的120万元退给了刘老板。

把收好处费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蓝文全在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园林环卫管理局、政府副市长任职的十年间,可谓大权独揽,小权也不分散。尤其工程之事,他一人说了算。

2013年初,三亚市海虹路拓宽改造绿化、育新路景观提升、育秀路道路绿化和三亚市绕城高速凤凰路出口道路绿化提升工程已经审批,即将开工。嗅觉灵敏的个体商人杨某,很快找到了时任三亚市园林环卫管理局局长的蓝文全,请求商谈承揽这些园林景观项目,并参加工程招标。

蓝文全觉得杨某挺有诚意,同意将这些工程给他挂靠的公司来做。为确保杨某挂靠的公司中标,蓝文全随即向招标代理公司打招呼,明确要求将育新路景观提升、海虹路拓宽改造绿化、三亚市绕城高速凤凰出口道路绿化和育秀路道路绿化提升等4个工程,指定给杨某挂靠的公司承揽。

杨某心里清楚,工程到手后还有一连串的难题要靠蓝局长解决,比如工程拨款、工程验收结算等。为使全部工程顺利完工,杨某还是靠老办法:用金钱铺路。2013年与2014年春节前,在三亚市水蛟村蓝文全老家,杨某分别送给蓝文全60万元、100万元。

2004年6月,三亚鹿回头旅游区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半山半岛”旅游地产项目启动前期工作,但附近村民在该项目用地上抢建违法建筑,妨碍项目建设。2009年下半年,根据三亚市市委、市政府的安排,时任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的蓝文全以该项目为试点,专门组织了“鹿回头第一、二、三批”拆违行动。

蓝文全亲自出马,拆除了项目上的100多栋违建房屋。时任三亚鹿回头旅游区开发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的范某为了感谢蓝文全拆除了公司项目上的违建房屋,并继续加大打击违建和抢建的力度,在2010年春节前筹措了100万元港币送给了蓝文全。收到的钱,增添了蓝文全拆违的动力,很快,违建和抢建的工程全部被拆除,使得“半山半岛”旅游项目得以顺利推进。

2010年7月,海南利丰物流开发管理有限公司与南新投资有限公司在三亚南新农场合作开发“南新物流中心”项目的消息走漏,当地村民纷纷在该项目用地上大规模抢建违法建筑,拆违的重任自然又落到了蓝文全的肩上,但这次蓝文全迟迟没有行动。心急如焚的海南利丰物流开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庄某找到蓝文全,请求抓紧拆违工作,以便项目早日开工。为表诚意,2012年5月庄某在三亚市临春河路一家茶店包厢邀请蓝文全喝茶,先后两次送给蓝文全好处费40万元和80万元。很快,蓝文全组织拆违公司对违建进行大规模拆除。

在蓝文全的受贿生涯中,仅帮人承揽园林、景观工程及拆违建工程中,便收了280万元人民币和100万元港币。那阵子,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把收受好处费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形成了可怕的“惯性”。

敛财路上有的钱他不收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2016年12月,蓝文全的仕途之路又向前迈了一步,升任为三亚市副市长。随着职务的升迁,他利用职权收受贿赂始终没收敛。

蓝文全担任不同职务时接受的具体请托事项不同,手中的权力可以说被其用到了极致。他不放过任何利用职务便利谋取私利的机会,可以说是调动到哪里就贪腐到哪里。

蓝文全担任园林环卫管理局“一把手”时,绿化工程、保洁项目等就是他手中的“筹码”;在担任副市长期间,国土、园林等分管领域成了其“私人领地”。经查,蓝文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拆迁工程、违建处置、广告牌审批、园林绿化工程、土地划拨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大肆收受好处费。即便是在担任三亚市副市长期间,他仍然敢一次性收受上百万元的好处费。

2017年5月,时任三亚副市长的蓝文全接受三亚顺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老板肇某的请托,为这家公司在办理三亚南田农场一宗项目用地的土地划拨出让手续上提供帮助。时隔俩月,肇某在三亚吉阳区凤凰路附近的一家饭店请蓝文全聚餐,将事先准备好的40万元送给了蓝文全。2017年底,肇某在蓝文全家楼下又送给他60万元。

在多年的权钱游戏中,蓝文全始终坚持一条“原则”:有风险的、转账留痕的、送钱人反水的、送了钱没办成事的钱绝对不收,即便是收了,也必须忍痛割爱予以退还。

2012年7月,蓝文全受三亚国华汽车广场有限公司董事谢某之托,为该公司办理了国华汽车广场临时综合楼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蓝文全在三亚智力大酒店停车场收受谢某送的50万元。不久,三亚市规划局、发改委批准同意在国华汽车广场项目用地上建设其他项目。最终,三亚市政府经复议决定撤销综合行政执法局颁发给三亚国华汽车广场有限公司的临时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2019年5月,蓝文全将50万元退还给谢某。

2010年7月,三亚鼎涛业通实业有限公司在三亚市凤凰镇投资建设7层楼的鑫鼎海景酒店,该酒店是未经报建审批的违法建筑,2011年4月被市综合行政执法局责令限期自行拆除。情急之下,公司法定代表人符某通过朋友陈某请托蓝文全不要拆除酒店。蓝文全答应陈某的请求,没有强行拆除该酒店。事后,符某通过陈某先后两次送给蓝文全好处费共计45万元。不料,2015年7月,这一违建酒店却被三亚市天涯区城管局强制拆除。于是,2016年初,蓝文全将45万元退给了符某。

在姐姐家水缸藏了200万元现金,找到时部分已发霉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其实,蓝文全受贿的行为早已进入了纪检监察机关的视线。2019年8月,蓝文全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海南省纪委监察委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今年3月,他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蓝文全说,他爱打麻将,一些有求于他的商人便投其所好,专门挑选一些隐蔽场所供其打麻将,陪打者则是一些有求于他的商人老板,麻将桌上,他总是赢多输少。商人刘某是蓝文全的“牌友”之一,不仅在牌桌上“输”给蓝文全不少钱,就连平时吃饭娱乐蓝文全也少不了让刘某买单。一次,刘某在海口办事,蓝文全让他在一个半小时内从海口赶回三亚帮他买单。刘某对蓝文全的言听计从换来的是源源不断的拆迁项目,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一公司老板在接受办案人员询问时说,他的公司曾多次向综合行政执法局申请拆除公司项目用地上的违建,这本是执法局的正常工作,但蓝文全总是以工作忙推托,有时还会旁敲侧击说“下面的兄弟都很辛苦”,“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他这么说不过是想要好处费罢了。”

对自己帮助过的人,蓝文全也逐渐觉得吃点喝点拿点都是理所当然的。因此,他与人吃吃喝喝从不避讳,对他人送来的名烟名酒、名表名包、定制西服等照单全收,逢年过节收受红包礼金更成了家常便饭。不仅如此,蓝文全还将200万元现金藏匿在其姐姐家的水缸里。办案人员找到这些钱时,部分现金已经发霉。蓝文全说,从小是姐姐供他读书,这200万元原本是打算用来给姐姐家盖房子的,以报答姐姐的恩情。

2020年4月9日,蓝文全涉嫌受贿罪一案,由海南省检察院第二分院依法向海南省第二中级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至2019年,蓝文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项目招标、违法建筑处置、临时建筑许可、广告牌位审批等方面为湘亚公司等20家公司及个人提供帮助或者承诺为其提供帮助,收受上述公司及个人送给的好处费1448万元人民币、100万元港币和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共计1541.11万余元。鉴于蓝文全托家人退出了全部赃款,可从轻处罚。

前不久,海南省第二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蓝文全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180万元。一审宣判后,蓝文全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

为您推荐